-文学少女-

lofter更文+吐槽,相当低产。微博@空有一腔矫情,傻白甜小透明欢迎勾搭(=゚ω゚)ノ

【逆袭】大逃杀 第六章

第六章

 

       “今天下午的死亡人数,一人。男子6号,纪假仙。虽然你们的速度还是很慢,不过姑且还是表扬一下好了。年轻人啊,好好珍惜夜晚的时间吧!下面公布今天晚上的禁止区域啊,……”

       走在河边的陈秋实一瞬间定住了脚步,他嘴唇微张,眼神空洞,直到蔡照把他搂在怀里,陈秋实才反应过来。

       “秋实,想哭就哭吧。你这个样子真难看。”

       意外地,他的怀里溢出几声笑,像是嘲笑,又像是苦笑。

       “哭?如果我哭了,仙儿就能回来,那我……我现在只想,他走了以后……”“趴下!”几乎出声同时,他就被蔡照使劲抓着向下倒去。

       他能感觉到蔡照压着自己的半个身子,和护着自己脑袋的手臂。陈秋实一瞬间有点恍惚。蔡照冲他比了个静音的手势,向斜前方指了指。

       陈秋实自以为深谙规则之后的足够的冷静和理智,全部都碎掉了。

       前方不远处,正好也是树林的尽头,娄清靠着树干翻找东西,一脸懊恼,而她面前刚支起来的火堆上考着游戏开始时分发的土豆。

       似乎只是普通地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可陈秋实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娄清腰上别着的,仙儿之前救他时使用的冰镐。

       他死了之后捡到的?怎么可能。

       陈秋实戳了戳蔡照,后者意会地把自己的ColtM1911递给他。开保险,上膛,瞄准,射击。

       树林里鸟雀惊散。

       蔡照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其他危险以后,拍拍陈秋实的脑袋带着他站起来,扫荡了一遍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天要黑了,找到个过夜的地方才是当务之急。

 

       “你疯啦!干什么呢!”听到广播后,陈稳突然激动地夺过匕首指着林枫松,他毫无防备地就陷入了自己人制造的被动的局面,一头雾水。

       陈稳没说话,只是这么看着他。他接着道,“你有病吧,快过来吃东西。”他刚一伸手,就听见一声大吼。“别动!”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林枫松才惊觉不对劲,可现状下他又不敢言语,只好就这么等着,一动不动。

       “纪假仙死了,是不是黄景瑜杀的。”

       “这是他杀的?你怎么知道?”

       “我问你呢,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这下林枫松更是懵了,“我不知道啊。这人谁杀的跟咱有关系么。”林枫松脸上挂着笑,上前一步试图拿过匕首。不管他想干什么,现在这个状况都对我太不利了。

       “那我问你,”陈稳向后退了一步,“我去打水的时候,他,黄景瑜,跟你说了什么。”

       林枫松脸上的笑容一僵,“你问这个做什么。”

       “回答我!”

       “是!我是跟他抱怨了你什么能帮上忙得武器也没有,他也问了我的伤是谁弄的是不是为了保护你才受的,这也确实是你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他停顿了一下,“可是这又什么关系,心甘情愿或者迫不得已,现在还是我们在一起啊。”

       “你想跟着他,从游戏一开始你就想跟着他。我知道的。”林枫松在听到问题的一瞬间就明白了陈稳反常的原因,可是陈稳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只是不停地重复,我知道的。

       “所以,现在,把匕首放下?”

       林枫松每向前一步,陈稳就后退一步。他退到了河边,已经没有退路,而林枫松依然在接近他的时候,他想到了游戏开始前,那个老头子笑着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要么你们都得死。

       他突然向前扑,匕首朝着林枫松的脖子就要往下扎。林枫松见状,两只手死死握着他的手腕,将他往后一推,林枫松倒在了他的身上,两个人齐齐倒在了河边。

       并不清澈的河水一下子涌进陈稳的口鼻的时候他的大脑仿佛停止了运作,也不挣扎,只是手里的匕首握得越来越用力。

       就在林枫松的松开他,骑在他身上专心夺那个匕首的时候,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膝盖一顶,翻身就把林枫松压在身下。对方的脸浸入水中的一瞬间,匕首朝向面门狠狠地刺了下去。

       一下命中,刀刃贴着林枫松的鼻子,刺进了他的面部。顷刻间染红了河水。

       陈稳站起身,拿起两人的包,走进了河边的丛林。

 

       王青和冯建宇从仓库出来以后,两个人之间也有一点点尴尬。见到了王宇,避免了一场冲突保住了命,可也实在算不上一个好消息。

       听王宇的话,那个建筑物里不止他一人。“他们”,这是个什么概念?有多少人,什么样的武器。如果最后不得已要和“他们”碰上,我们怎么办?

       “大宇,你饿吗,要不咱先吃点儿东西。”被碰了碰胳膊以后,冯建宇终于回了神,“好啊。”两个人就在附近的洞穴内开始生火。

       “天都黑了。”冯建宇喃喃着,“昨天住在房子里都没有发现,这里晚上居然能看到这么多星星。”

       “你怎么才发现,”王青笑了笑,“你觉不觉得,咱们俩到了这个地方,独处的时候轮流走神,都这么相信对方啊。”

       冯建宇听到这话一愣,还是点了点头。“嗯。”

       “欸!还想什么呢!快过来帮我一下,这个半天点不着。”

       看着王青亮亮的眼睛,冯建宇还是没绷住笑了。“可能是昨晚上下雨受潮了,又阴在屋子里。”他走过去和王青蹲在一起,“先把它们铺开晾一晾吧,等下再试。”

       冯建宇铺草的时候王青就在旁边看他。虽然自己看上去比较强势,虽然实力拒绝“奶青”的称呼,但是两个人相处的时候,还像是大宇在照顾自己啊。比如现在,他就特别想要调侃。

       “贤内助。”

       冯建宇横他一眼,“想干啥,想造反?”

       王青笑着点点头。

       “看在你白天答应嫁到我家的份儿我就先不跟你计较。”

       “哦,那贤妻。”

       “我说王青……”冯建宇话还没落,洞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陈稳!

       陈稳看到他们也是一愣,万万没想到黑漆漆的山洞里面居然已经有了别的人。他手上只有一把匕首,对方还是两个人,怎么想他都是没有胜算的。

       他转身就跑,王青和冯建宇起身就追。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这里又乱石丛生,陈稳脚下还无法顾全,根本没有闲暇转头。他能听到身后王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一个心急,他摔倒了。

       王青快速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小腿,陈稳借力转身,拿着匕首对着王青抓住他的手臂正要行动的时候,两声接连的枪响,打中了他的手腕,也使得匕首从他手上掉落。王青看准时机一把捞过,一下刺在陈稳的大腿上。

       “够了,走吧。”冯建宇制止了那个还想补刀的人。留下陈稳一个人在黑暗里。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