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少女-

lofter更文+吐槽,相当低产。微博@空有一腔矫情,傻白甜小透明欢迎勾搭(=゚ω゚)ノ

【逆袭】大逃杀 第五章

第五章

 

       纪假仙背靠石头喝了口水,他想自己这算是当了一次贵人也遇到了贵人。我们都不会那么轻易死掉的。他把自己的冰镐放在一旁,就在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等张婕希送食物来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纪假仙整个人几乎是在响声的同时迅速趴倒,牵动到伤口让他整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前的烟尘还未散完,从石头后方,接二连三的手雷朝他飞去,有一颗刚好落到了他的脚边。纪假仙撑起身子的动作踉跄了一下。

       他心里一惊。

       张婕希这边好容易找到借口和她的小团体分开,揣着食物急匆匆跑向纪假仙栖身的地方时,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全身是血的男孩子,由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他前面站着的,从那头长发可以判断出是个女孩子。

       娄清,只能是她。张婕希一瞬间就意识到了,她急忙躲到树后。团体内的武器全部都放在一起,放在显眼的地方,没有特殊情况大家谁都不可以碰。

       我还是救不了他。

       由于娄清的遮挡她看不到纪假仙的表情,但是娄清拿起冰镐,朝着纪假仙狠狠地刺下去的画面仿佛慢动作,每一帧都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娄清又试着踢了纪假仙两脚,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人的影子后,将抢来的冰镐别在腰上,快速离开了。只剩尽全力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声音的张婕希,一遍遍回想好友在眼前被人杀死的情景。

 

       王青这边所有有用的东西几乎都被许魏洲洗劫一空,冯建宇也只剩下一把手枪,两个人只好向岛的内部走,去寻找新的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

       起先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冯建宇安慰他。“咱们真正有价值的就是这把枪,剩下都是可有可无的,他拿了就拿了。再说,万一他也有枪,还身在暗处,少打一场遭遇战对我们来说未必是个坏事。”

       王青只是点了点头。话虽如此,但这确实是他的疏忽。

       我明明告诉过自己,一定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两个人走着走着,一路上见到的空房屋也都去了一遍。许魏洲的行为也算是点醒了王青,他空空如也的背包仿佛在说,别那么死脑筋,想想有什么不起眼,却可以在关键时刻起到很大作用的东西。所以他每进一件房就开始翻箱倒柜,颇有些抢劫的味道。

       “胡作非为。”

       走着走着,他们远远地看到了一个小型建筑群。说是建筑群,其实也就是几栋三层小楼,不过在这小岛上,也是不可多得的宏伟建筑。

       “去吗?”冯建宇转头问他。

       “这么大的建筑,这会儿肯定已经被人占领了。”王青看着他说,“哎你看,旁边有个单独的房子,会不会是个仓库啊。”

       “别是个茅厕吧。”

       “你们家茅厕那门还锁着啊。”王青简直要被他逗乐。

       “看,你笑了。”冯建宇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我没有分到弹夹,就这么15发,咱可得省着点用。就去仓库吧,进主楼太危险了。”

       “嗯。”二人一拍即合,便小心翼翼地朝着仓库走去。

 

       楼内,女孩子们忙了一上午早已歇下,轮到王宇拿着望远镜监视周围。没有目标的盯梢其实是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不过王宇的心思也不在此。

       朱文娇死了,系着他们这群人的锁链也段了一环。

       王宇不禁回忆起,自己昨天晚上是为什么,答应和别人在一起,又为什么新接纳了更多人呢。还来不及细想,两个身影进入了望远镜的视野。

       王青!

       “我去找点东西。”他说完,没有管身后二人疑惑的目光,拿着望远镜就走出了房门。

 

       仓库里存放的大多是杂物,吃剩的罐头,严重损坏了的家具,可以用来生火的干草,占了绝大部分空间。不过他们还是很细心得发现了干草堆里的一把折叠刀。

       王青拿在手里耍了耍,“还不错。”

       “我就说嘛,有草就应该会有可以用来割草的东西。快找找还有没有火石一类的东西。”

       “不用找了,火石我们已经拿走了,至于刀子,本来就是这里的,你拿了也就拿了。” 

       门口处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王青和冯建宇本以为自己是足够安静地潜入进来的,却万万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不过这个声音隐约有点耳熟?

       “哥!”王青回头,他和冯建宇两个人都愣住了。

       王宇关上大门,仓库里漂浮着的灰尘和仅从小窗户处射进来的光线让冯建宇心里打鼓。王宇是个好哥哥,但是在这里碰到他,对自己来说真的不知是福是祸。

       王宇问道,“你们俩的状况怎么样?有没有谁受伤了?”

       二人摇摇头。

       几秒钟的寂静之后他叹了口气,说“如果遇到的不是我那你们俩这次可就惨了。”他指了指王青的脚下,“这附近还有别人,拿好你的东西就赶紧走吧。”又看向旁边的冯建宇,“大宇你不挑点儿吗?”

       “我就不用了,王青拿了就行了。”

       “这样。”王宇顿了一下,而后盯着他的眼睛说,“那你能帮我拾点儿干草吗?”

       王宇的眼睛不小,而且黑亮黑亮的,平日里笑起来有几分俊朗,可严肃的时候也颇具威慑力。冯建宇纵然内心有疑惑,也还是答了声好。

       他捋了一小捆,从中抽出一条系好它们。眼角的余光瞥到王宇在后方直起身的动作。

       他不想让我知道的,是什么事,或者说,还能有什么事。

 

       王宇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女孩子们起床。他将手里的干草和摘来的菌类往地板上一扔,“哎,那斧子给我递一下。”

       “今天有加餐啊?你分得清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吗?”野外生长的真菌确实有些剧毒品种,可陈鹏这么一问,霎时间气氛就有些不太对劲了。

       “所以你快把斧子给我,我处理好先吃给你们看,行了吧?”

       大伙听了这话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也是,你要想害我们也早就害了,犯不着大家同吃住。”张婕希这么站出来一打援场,问题就又向她抛来了。

      “说起来,你的武器到底是什么啊?还不愿意拿出来我们看看?”周雨彤话音刚落,张婕希便立刻接到,“没有,不是我不愿意拿。我分到了扩音器,带着不仅碍事还容易暴露自己,所以一开始我就给扔了。”

      “那你的运气可真不好。”

      “我都不去想了,焉知非福嘛。”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