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少女-

lofter更文+吐槽,相当低产。微博@空有一腔矫情,傻白甜小透明欢迎勾搭(=゚ω゚)ノ

【逆袭】大逃杀 第三章

第三章


       陈秋实正打算松开绳子转身就跑,就被人顺着力往前一拉,仿佛匕首下一秒就要触到陈秋实的面门,突然,林枫松握着武器的那边肩膀被一块石头砸中。趁着他踉跄这一下,陈秋实转身就跑。

       再一回头,映入他眼帘的是孤军奋战努力拖住枫稳二人的纪假仙。

       “仙儿?”陈秋实带着三分惊讶两分欣喜五分担心,想折回去帮他。

       纪假仙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吼道“秋实快跑!你留下来能帮上什么忙啊!秋实快跑!”
       手无寸铁。
       陈秋实咬咬牙,转身,这次他没有停下脚步。


       陈稳始终是有一点不放心的,特别是在看到林枫松第一次出手失败之后,更加不安。眼看着陈秋实和林枫松两个人逐渐淡出他的视线,他终于是呆不住了,起身往他们二人的方向追去。

       他只要再早一步,他们两个只要一起上,陈秋实就铁定逃不走了。

       纪假仙和林枫松身上都被对方划出了几道伤口,林枫松见陈稳赶来,便用眼神示意他,自己引开纪假仙的注意,他趁机去夺对方手中的冰镐。而纪假仙在看到陈稳以后更想快些逃开,他不是两个人的对手。

       森林里又是一场追逐战。他身上有伤,又流着血。如果这一次能逃过,真的是命大。


       陈秋实沿着小路一直跑啊跑,他也分不太清自己究竟跑了多久,直到看到一个木头搭建的小屋他才停下脚步。

       他推开门走进去,终于松了一口气。桌子上的应急灯,角落里没有支起来的帐篷,凳子上搭着的几件衣服,全部都是蔡照的。只是蔡照去哪儿了?

       衣服都还在,应该会回来这里的,那就等着他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过生日的时候蔡照送他的打火机,摸了一根烟点上。吞云吐雾间陈秋实一直处于一个放空的状态,不知道等了多久,当他听到木门的响声的时候,回过神就看到拿着枪对准自己的蔡照。

       陈秋实手一抖,掉下了一截烟灰。
       “秋实?”蔡照下一秒就放下枪,带上门,也不在乎还燃着的烟,几步走过去大手一揽就把陈秋实搂到了怀里。“太好了,太好了。你怎么找过来的?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找你,下雨的时候我都要急死了。你昨天晚上怎么过来的?还好吗?我刚才以为房子里的是别人我才举枪的,我没想到会是你,你相信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卸下了肩上的包,“我刚才出去找了些野果,配给的水根本撑不了三天,这个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陈秋实就这么听着他在耳旁絮絮叨叨,说得内容一个字都没有听清。只要那个声音在身边,就会感到很安心。
       就在蔡照转身给他擦果子的时候,陈秋实从背后抱住了这个男人。只有在见到了蔡照之后才发觉,刚才他真的很害怕,也真的好想他。
       蔡照一愣,随即握住了陈秋实环在他腰上的手。“怎么了?”他轻声问。
       陈秋实摇摇头,松开了手,“没事儿。接下来怎么办?”
       “唔……不知道诶。”他捏着陈秋实的脸往两边扯,“好了,见到我不开心吗?笑一个嘛。”
       “卧槽你敢动我的脸?放手!”

       纪假仙觉得老天爷还是眷顾自己的,没有变成日本动漫里那种对同伴挥挥手说“你们快走吧,这里就交给我了”,留下一个背影,最后也只剩下了一个背影,守住了诺言丢掉了生命的苦逼角色。他现在靠在张婕希的肩膀上,女孩子正帮他把伸进伤口里的衣服纤维挑出来。

       “谢谢。”
       “怎么说我们也算是熟人了,跟我道什么谢啊。”张婕希佯装嗔怒,手上的动作一如既往轻柔。
       “因为是熟人,你就不怕我啦。”
       张婕希一边在包里翻找纱布一边冲他说,“你要是想杀我,哪用等到现在啊。”
       “我看不到的我也没办法,可是被我遇着了我不能不管啊。我只是希望我认识的那些善良的人,不要这么早就死掉罢了。”
       作为一名化妆师,纪假仙见过不少美女,浓妆的,淡抹的,素颜的,却在这不知名的小岛上,在一个脸颊还沾着土的女孩子身上,看到了有生以来最美的笑容。
       张婕希在他的肩膀山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又拍了拍他的胳膊,“你伤口挺深的,现在最好不要有太大的动作。我去处理点事情,中午的时候过来送点吃的给你。”
       “那我一整个早上都要呆在这里?”
       “不然呢?你现在这样子还想上天不成?”
       纪假仙被她逗乐了,“怎么感觉你包养了小白脸。”
       张婕希也笑,“肤色上来看,你勉强算及格吧。”

       天亮了以后黄景瑜和许魏洲就分开了,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把性命互相托付给对方的地步,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一种心照不宣?快中午的时候,太阳已经很刺眼了,雨后的晴天比之前更要热一点。他洗了把脸,就看到小溪对岸的森林里,陈稳和林枫松互相搀扶着走了出来。

      “跟你说什么来着,叫你好好在那边呆着,你怎么就不听呢!”          

       “我还不是担心你,你们俩越跑越远,我都看不到了才追过去的。”    

      “担心我?担心我的后果就是你果然被当成人质了。”
      “那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也没法预料到啊!”
      “还好只是打晕你,打死了你我看你怎么办。”
       俩人嘴仗还打个不停,黄景瑜隔着距离都能听到声音。
       “哎,你们俩这是干嘛去了?”他蹚过小溪,冲着对面喊道。
       二人看到他均是一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黄景瑜忍不住笑出了声,“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走近后他才发现林枫松身上的斑斑血迹。黄景瑜急忙上前,一只手握住林枫松的胳膊,另一只手解开他的衣服来回检查。“你这是怎么弄得?”发现只是些皮肉伤后,他算是稍稍放心了些,又转头对陈稳道,“你去弄点水过来,给他清理一下伤口。”

       陈稳愣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黄景瑜见状不由得声音大了些,“快去啊!”

       “哦……哦!”陈稳这才点点头,急忙跑去了溪边。

       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一眼。

       搞什么嘛。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