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少女-

lofter更文+吐槽,相当低产。微博@空有一腔矫情,傻白甜小透明欢迎勾搭(=゚ω゚)ノ

【逆袭】大逃杀 第二章

第二章



       短暂又漫长的三秒之后,深处传来一个还发着抖的声音。“大……大宇?”

       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强光迷住了青宇二人的眼睛,下一秒,冯建宇就觉得自己撞上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东西。

       “秋实?”陈秋实的手臂牢牢地抱着他,脸颊蹭着他的肩膀,重重地点了点头。



       “快擦一下。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真的跟个花猫一样。蔡照呢?没去找他?”王青找来一块布,浸了些雨水递给他。而陈秋实除了接过布,就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了。

       台灯有些老旧,昏黄的灯光和两个同伴让陈秋实的脸色比先前好了不少。“我看到了。”他说。

       “柴老师死了,你们知道吗,就在游戏刚开始的时候。”他握着冯建宇的胳膊,声音有些拔高,“她死了!”

       “你别激动。”王青走到他另一边坐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我也看到她的尸体了。”
       王青现在才有时间回忆他当时看到的场景,女人不断流血的后脑,和充满恐惧的空洞的双眼。
       太快了。柴老师的死亡仿佛哨声,让他彻底体会到,游戏开始了。
       “是许魏洲。当时我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我全都看到了。”
       “许魏洲?”王青皱了皱眉头。“怎么会,他在柴老师之前,我在柴老师之后,之间相差不到一分钟。可是我发现柴老师尸体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周围还有别人,他的动作怎么可能那么快。”
       “是真的!”陈秋实有些急了,“我出来以后特别害怕,不敢在那儿久留也不知道去哪儿,就走到远处藏起来等蔡照。”
       “我看到蔡照朝着和我相反的方向走,刚想叫住他,没想到黄景瑜就出来了,他看上去特别急,和蔡照往同一个方向去。我怕蔡照有危险就想从后面绕过去找他,还差点被看守的士兵发现。结果等我走过去他们早都不见了。”
        “我刚想离开,就有一只弓箭射到了我面前。我下意识看过去,就看到许魏洲骑在柴老师身上,一只手夺她的弓箭,另一只手朝头上砸去,我觉得自己都可以听到脑袋开花的声音。”陈秋实往冯建宇身边缩了缩。“似乎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动作特别快,要不了多久柴老师就没动静了。我真的特别害怕就只好跑到这里躲起来。”
       他抬起头,眼睛红红的,“青哥,幸好进来的是你们。”
       被人信任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是此时的王青看着眼睛红红的陈秋 实,突然笑不出来。
       我可能,没有资格安慰他。
       王青低下眼眸,目光扫过陈秋实之前躲藏的角落,“你分到了绳子?”
       他有些懵,但还是点了点头。
       王青一步一步走过去,慢慢俯下身把已经染上灰尘的绳子捡起来塞回他手里。“任何时候都别和武器分开。”
       “可是这玩意儿能有什么……”
       “要么用它上吊,自我了断,要么就用它勒死别人。陈秋实,你没有退路。”


第一天早晨


       昨夜的一场大雨让整个天空都清明了不少。云层很薄,阳光被分成无数支照在植被上。纵然山里时而会刮起风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天气。

       冯建宇抱了抱陈秋实,“快去找蔡照吧。下次再见到我就不会放过你了。”

       陈秋实重重地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向树木茂盛的地方走去。

      “秋实!”王青在后面喊他,“记住哥的话,不要跟蔡照说,你见过我们。”说完他就拉着冯建宇的手回到了屋里,是否能再相见,完全听天由命了。


       “昨夜死亡人数,一人。女子4号,朱文娇。各位年轻人,你们真的是年轻人吗,动作比我这个老头子还不如,一个晚上才减少了一个人。你们要还是这个速度,那最后就只能全灭了。接下来公布今天早上的禁止区域……”*


       树林里隐隐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
       “我不管,今天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先找好一个过夜的地方。昨天晚上真他妈折腾死了。”
       “不就淋了会儿雨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那是一会儿吗?都到了后半夜,我都感冒了!”陈稳给了林枫松一个白眼,靠着树根坐下。
        林枫松见他懒在那里,自己索性也不走了。“这能怪我吗,还不是你老盯着那个GPS,说这边不能进那边不能去的。”
       “这怪我喽?我还不是为咱们两个着想嘛,你那匕首也没多长,万一遇到个有枪的,咱俩昨晚上就交代了。”
       “匕首怎么了?看不起啊?”
       陈稳嘴上嫌弃,可也实在不好说什么,他连可以自保的条件都打不到,还有什么余地挑三拣四。能看到附近有谁,但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啊。
       突然,屏幕的边缘处出现了一个红点。向着他们的方向移动,越来越近。
       “哎大树!有人来啦!”

       王青和冯建宇这边也不好过。虽然找到了对方,多了一些胜算,但躲在屋子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守株待兔坐收渔翁之利和坐以待毙,只有一步之遥。
       “你刚才为什么让秋实骗蔡照说没见过咱们啊?”冯建宇还是没想通。
       “……可能是我担心多余了,就是觉得这样好一点。”王青摇了摇头,“别说他了,我们怎么办?”
       “不知道,这里已经是禁止区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冯建宇转过身整理东西时,王青抬头看到他的背影。从陈秋实的描述中,他仿佛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男性,急切地想要置他人于死地的模样。
       我不会让你死的。

       陈秋实昨晚上其实没有睡好,他在想王青说过的那句话。“你没有退路。”
       他觉得,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觉悟。陈秋实看着软软萌萌,但怎么着也不是个一点世面都没见过的男孩子。看上去像只兔子,不代表他真的就会自己撞到树上,中猎人的下怀。
       不远处的树干后方,陈稳和林枫松已经潜伏在那里了。
       “刚才谁说我的匕首没用的?不能把鲸鱼老虎怎么着,对付只兔子还是可以的。”陈稳没有进攻性的武器,贸然出去太容易成为人质,林枫松让他呆在原地,自己悄悄地向陈秋实的方向移动。
       突然,他一跃到了陈秋实身后,举起匕首朝着陈秋实的颈部刺去,就在刀刃马上接触皮肤的时候 ,陈秋实一个侧身躲开了他的第一次攻击。
       早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陈秋实就注意到这里有人了,防人之心不可无,树叶都在随风哗哗响的时候,偏偏那里不受影响地安静,怎么能不让人奇怪呢。
       但是也就躲开这一击了,不管怎么说陈秋实还是处于劣势。林枫松并没有放慢脚步,他朝着陈秋实追过来,一下又扎偏到了旁边的树枝上。他们追逐了能有一分多钟,树林里坑坑洼洼的地形使得两人都没有办法稳住脚步,陈秋实把绳子解开向后挥去,试图减慢林枫松的速度,但绳子终究不是鞭子,它被林枫松一把抓住。
       适得其反。
       陈秋实觉得脸颊两侧有冷汗流下,这下真的不好办了。


*引号是广播的内容,游戏场地内会有很多个扩声器,每天三次播报死亡名单和禁止区域,规定的时间内停留在禁止区域的人被判定为死亡,项圈爆炸。这里保留这个设定。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