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少女-

lofter更文+吐槽,相当低产。微博@空有一腔矫情,傻白甜小透明欢迎勾搭(=゚ω゚)ノ

【照实】减肥

       陈秋实最近上唱吧上得很勤快,没事儿都愿意挂在上面唱唱歌,间或和粉丝侃侃。

       “蔡照他又胖了?”

       “等他回来我可以让他绝食啊!”

       又一次。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唱吧向粉丝保证,但是实际上,蔡照出差回来的那天,陈秋实开着车就直奔他最近发现的一家好吃到不得了的烧烤店去了。

       “哎我跟你说他们家的虾不错。”“蔡照儿再帮我端几盘肉!”“哎你还要什么主食不?”“别跟我说你已经吃饱了!”

       从烧烤店回到家,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享受人生的时候,陈秋实才想起来减肥这么一回事儿。他看向身旁的蔡照,他卸下了旅途的疲惫,眼皮不停地打架,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肚子上挨了人一巴掌。

       “卧槽秋实你干啥呢!”

       陈秋实没有理会他的抗议,手往蔡照衣服里面伸去掐他的肚子,“她们说你胖了。”

       “她们还说我帅了呢!”

       “那是哄你呢。”

       说你攻才是在哄你,说我帅就是我真的帅了!当然这话蔡照没敢说出来,毕竟不想第一天回家就被踢下床。

       “哎你肚子上的肉真的多了,”说完陈秋实还拍了拍,“这西瓜熟了没啊~”

       没。

       “啧啧啧手感不错~”

       冷漠。

       “你说你出去都吃了什么呀养这么好~”

       你猜。

       “哎我咋没有这种烦恼呢~”

       你咋不上天呢。

       蔡照翻身面对陈秋实,把手也从他的睡衣里伸了进去,手掌下面是陈秋实细细软软的肚皮。“那让我看看你有什么烦恼啊?”

       蔡照轻轻揉着陈秋实平坦的小腹,他的兔兔白白嫩嫩,肤白貌美大长腿。

       “吃不胖的烦恼。别羡慕啊,羡慕不来的。”

       收回,这家伙一点也不可爱。

 

       翌日早上陈秋实破天荒地八点就醒了,他自己起早了吧还不让别人睡。

       “瘦的人已经清醒,而胖的人还在沉睡。”

       蔡照这些天在外面也是挺累了,但是听到这话他还能继续安心地睡下去吗!

       他能啊。但是陈秋实可以让他不能。

       刷牙的时候陈秋实抱了抱蔡照的腰,“胖了。”

       剃胡须的时候陈秋实捏了捏蔡照的胳膊,“胖了。”

       穿衣服的时候陈秋实拍了拍蔡照的屁股,“胖……唔唔唔!”

       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了?蔡老师转身摸了摸干净的下巴,露出一个微笑,完美。

       陈秋实在背后冲他吐舌头,流氓。

       蔡照隔着一条街,默默地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陈秋实,他左手提着一袋豆浆,右手拿着一个夹蛋夹肠多放酱不要葱的煎饼果子。蔡照低头看了眼他递给自己的麦仁粥,“这就是你说特地买给我的爱心早餐?”特意加重了“我”字。

       皮蛋瘦肉粥你敢买吗?敢吗敢吗?

       “对啊,”陈秋实眨了眨眼睛,“减肥啊,没商量。”

       “……那个你等会儿啊我去取车。”他刚转身就被陈秋实拽了回来——当然没用拿着煎饼果子的那只手。

      “取什么车啊,都胖了你还怕运动啊。走去!”陈秋实说完,没给蔡照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

       蔡照本来还想看顺路有没有什么吃的喝的,现在也只能想想了。吸了两口粥,跟上小祖宗的步伐,这个人倒是吃得一脸满足。

       怎么不遇见一两个我们家姑娘呢,让她们看看你的吃相,让你丫再嘚瑟!

 

       今儿北京的天还算不错,艳阳高照,结束了上午的拍摄工作,蔡照和陈秋实两个身高超过180的大小伙子,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

       “咳,咱接下来去哪儿啊?”蔡照摸了摸鼻子问旁边的小祖宗。

       “健身房。”

       “啥玩意儿?我还没吃饭呢好吗?”

       “对啊走过去吃个饭,再休息会儿就差不多了啊。”陈秋实抬眼对上蔡照的墨镜,笑得特可爱,“走吧。”

       没有反驳权的蔡老师最后跟着他进了健身房附近的一家麦当劳。

       “我强烈谴责你这种只给看不给吃光会撩人的行为。”蔡照双手捧脸,牙齿恨恨地咬着吸管。

       陈秋实咬下一口炸鸡,“要是有啤酒就好了。”

       蔡照给他气笑了,“我给你买去?”

       “那怎么好意思呢。”陈秋实吸了吸手指头。他的嘴唇比较厚,肉肉的两瓣此时亮亮的。蔡照盯着他看,他喜欢陈秋实的唇,笑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可是,一想到这张嘴的主任现在吃着炸鸡薯条却只让自己吃葱油拌面,蔡照也是很不乐意了吧。凭什么?我一会儿还要健身呐!

 

       如果说去健身房之前是蔡照有小脾气,那么到了健身房就换陈秋实有小脾气。他还是坐在那里,不练胸肌也不跑步,嘟着粉嫩嫩的唇,两颊还气鼓鼓的。

       你能不能好好健身乱瞅啥呢!大屁眼子到哪儿都招蜂引蝶,回去信不信拔光你毛毛!

    哎那边的姑娘,矜持点儿行吗!你盯着的是我男人!

    哎你笑什么!辣鸡!你还笑!你还走过去!你还摸他!我让你摸了吗!啊?

    哦,教练啊。

    那,凭啥要女教练啊!

    大概是带了别的学员,美女教练没几分钟就走了。离开之前向着陈秋实的方向回眸一笑,某人怂得赶紧低下头玩手机。突然眼前一片阴影,“秋秋实实,我们跑步去~”

    他实在是懒,可是抬起头发现还有几个男性生物看向他们这边,陈某人一咬牙一跺脚,“走!”

    然后就开始与各类健身器材大战三百回合。小祖宗心情好认真锻炼的时候蔡照就去专心做自己的部分,小祖宗累了叫一声蔡照就会过去他旁边。整个下午的训练强度比他自己一个人来健身房的时候强多了,至少蔡照这么觉得。可是这不怪陈秋实啊他是真的不想动嘛,就趴这儿了怎么着。再说一身肌肉也不适合小兔叽嘛。

 

    第一天的减肥计划就这么草草结束,幸亏陈秋实晚上没有再跟他玩什么花样了。晚饭的时候还给吃了没什么肉地青椒炒肉,也算不错。

    之后那几天两人都有各自的工作,陈秋实也没再管过监督蔡照减肥这件事,本来嘛他就是三分钟热度,倒是蔡照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回下楼跑跑步,一周以后全小区的狗都认识这个高个儿的瞎子了。

    这天跑完步回到家,意料之中没有陈秋实递过来的水和毛巾也就算了,那个家伙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咱俩明天下午好像都没事儿啊?”

    蔡照脱衣服的动作一顿,“……要去健身房?”

    “不去!那地方不能去了!”陈秋实还记挂这那位美女教练和那几只雄性动物。他没忍住走过去扯蔡照的脸,“你丫咋这么会撩人呢?感情我以前小瞧您了!兼职跨越性别的阻碍啊卧槽!”

    “疼疼……”蔡照的大手包在陈秋实的小手上面阻止他继续用劲,“啥撩人,还跨越性别?”

    “崩跟我装傻!就是你拉我去跑步的时候,引力器周围的那仨男的!一直盯着你!”

    “我操,我是看他们一直盯着你才过去找你的!”

    陈秋实和蔡照俩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卧槽不会是我俩自作多情了吧?

    “……不重要!反正你以后少去!”陈秋实下了最后通告。

    “得嘞,媳妇儿吃醋了我当然要听话。”蔡照笑嘻嘻地凑过去亲他,却被嫌弃地推开,“身上都是汗,快洗澡去!”

 

    最终他们还是决定去拍片了。于他们都不是什么新颖的活动,但却最乐在其中。

    陈秋实的PB永远都在筹备中,每周都有新照片,蔡照不停地往里面加,又舍不得撤下以前的。

    想留住他每一刻的模样。

    陈秋实以他所谓的“北京人坐姿”一边玩手机一边吐槽他,“蔡老师您那PB今年有希望没?”

    “是你的PB。”

    “少贫。你丫动作忒慢了。”

    “每次挑照片都要好久,要不再等等,咱过两年再出?”

    “哪一年啊?”

    “八十岁之前,我一定把这事儿给您办喽~”蔡照侧过身子拍陈秋实的大腿,说得特真诚。

    “哈喽?八十岁?”陈秋实打掉他的手,“你直接在葬礼上烧给我得了。”

    “呸呸呸,不吉利。”蔡照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平视他的眼睛,“我说真的秋实,我想一直一直一直给你拍照,然后全都洗出来,从二十岁的陈秋实到八十岁的陈秋实。”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最好还可以有八十岁的蔡照。”

    “最好?”

    “一定有!”他点头保证,小辫子在脑后晃啊晃的。

    陈秋实没绷住就笑了,笑着笑着笑到蔡照怀里了。

    “等咱俩都八十了,您那PB准备卖给谁啊?”

    蔡照顺着他的背和他一起笑,“那就不卖了呗,咱俩没事儿自己拿出来翻翻也挺好,真的。”

    “你说的可信吗。”

    “怎么了,我骗过你不成。”

    “嗯……你要这么说也行,敢骗我我就去唱吧哭,告你状,ju你。”他拿手戳蔡照的胸口,其实还是有二两肌肉的。

       蔡照摸摸他的毛, “平时也没见你少告状。”

 

       晚饭后俩人下楼溜达,蔡照给陈秋实唱《理想三旬》,小孩儿最近特迷这歌。陈秋实每次一说“我觉得这歌好听”或者“这歌比较适合蔡照,我唱不行”再者“这歌蔡照唱肯定特好听”,他就知道自己要去学了,即使小祖宗在他面前只粗暴地塞耳机却傲娇地不说一句。

       近在咫尺的现场版陈秋实表示很受用,美中不足的是小区的狗见着蔡照还是会叫两声。

       然后他们就站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好的街头篮球场里,面前是一群在还未彻底暖起来的春天里只穿了单衣的少年。

       一曲毕蔡照就让人给拦住了,对方是一个比陈秋实低一些的男孩子。不对,说不定人家和他一般高呢,这家伙穿了增高鞋。

       “哥哥,你会打篮球吗?”少年声音清亮,含着呼之欲出的期待。蔡照只能在心底感叹一句青春啊。

       “以前会,但有差不多一年没打了。”

       “你能和我们打一场吗?我们刚好缺个人!”男孩子有一双大眼睛,蔡照不太好意思拒绝,他转头下意识地看了眼陈秋实,男孩子马上就接道,“这个哥哥你能来当裁判吗?”

       陈秋实迷迷糊糊还没有理解状况,懵懵懂懂说了声“好”,就被拉到了马路的对面。

       还算机灵的小孩,蔡照想。

 

       Three on three.抓阄结果出来那个跟他们搭话的男孩子刚好和蔡照一对,他看上去比陈秋实预想地开心多了。

       紧接着就是男人之间的热血运动了啊!

       那个拦住他们的男孩子打的是控球后卫,进攻组织得有模有样,颇有领导范儿。对方队伍里有个和陈秋实看上去差不多瘦的男孩子,不过身体素质,嘛,看上去也只比我好一点点而已啦,陈某人表示。打球的时候动作敏捷但是花样很多爱炫动作。装逼,陈秋实默默吐槽,大晚上的这儿又没有妹子谁care啊。再转头看他家蠢蠢,刚被对方断下一个球紧接着扣篮得分,蔡照还以一个三分。陈秋实点点头,我男人还是挺给我长面儿的。

       “哥哥你多抢几个篮板啊!”

       “可是我射篮比较准啊。”

       陈秋实在心里附和,对啊射得准。一瞬间仿佛想到什么糟糕的事情,红着脸去给男孩子们买饮料了。

       “你要不哟也来玩一会儿?”

       “可以吗?”

       “当然,刚好我也累了。”

       陈秋实刚才看得就有些手痒,现在又被邀请,自然不会拒绝。小祖宗一高兴就撒欢儿玩,陈秋实技术虽然生涩,但对方看上去也就15,6岁,身高上他还是占一些优势的。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前提下,他挑起落下的时候刚好踩到了他觉得球打得花哨的那位。

       他,脚崴了一下。

       他玩儿欢了表示这点状况大老爷们儿根本没在怕,但是蔡照没让他继续折腾了。道过别后老父亲一把背起熊孩子也离开了那片场地。

       陈秋实在他背上做左一个“卧槽”右一个“我操”,听着听着蔡照都笑了。

       “至于吗,不就是打球没有尽兴,这么久了还不高兴呢。”

       “不是这个问题!”陈秋实捶了一下他的肩膀,“我,我什么人你知道吧,平时懒成那样好容易想运动!懂吗!结果呢!”

       蔡照把他往背上又拖了拖,“我懂我懂,你想玩儿下次咱还来啊,乖。”

       “我要吃烤红薯。”陈秋实还是气鼓鼓的。

 

       熊孩子趴在老父亲背上,吃着用老父亲的钱买来的烤红薯,还不停地馋他。老父亲背着熊孩子一步一步朝家走着。

       “真应该有人把咱俩现在这样拍下来。”蔡照环顾自周,也没发现一个可以利用定时拍摄的地方。

       “有啥好拍的?”

       “大晚上我背着你,你吃着红薯,不觉得平淡而温馨吗?”

       “只觉得强行装逼。”陈秋实撇了撇嘴,“拍下来要叫什么?‘稳稳的幸福’?”

       “‘父与子’吧。”

       “滚。”

       脑袋后面的小辫儿被狠狠拽了一把。

       “我说你给我吃一口啊,真打算独吞呐?”

       陈秋实这会儿也没好气,拿着红薯也不细看就往蔡照脸上招呼,然后理所当然地,招呼到脸上了。

       发现蔡照半边脸都是红薯泥的陈秋实没忍住终于笑了,一边说“蠢蠢你这么看更蠢了”,一边用手帮他把脸擦干净,再把红薯都抹到他袖子上。

       “你简直是佛爷。”

       蔡照对此表示,就这么凑合过吧还能把他扔这儿不成?又把佛爷往背上拖了拖。

 

       “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的。”后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好好地减什么肥节什么食啊,都一个标准了还有看头吗,小完能就是壮壮的呀,肚子上有肉躺着多舒服,我们打球拍照都帅着呢干嘛还要为难自己啊。”

       陈秋实这个小傲娇啊,说不出蔡照再胖他也喜欢这种肉麻话,他只是觉得身材这种东西,是蔡照的话没什么关系的。那个人的身高是爱人的身高,体重是爱人的体重,三围是爱人的三围,小小照是……打住。既然是爱人的一切,也就没有什么美丑之分了。因为是你的一切,所以我都接受,而因为你是,所以我喜欢。

       当然如果哪天蔡照变成一个250斤+的大胖子,陈秋实一定会好好监督他减肥的,那也一定是为了保持健康的缘故。

       然而蔡照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他的话。当时的他只觉得家里这只小兔子可爱得要死,后来回忆起简直追悔莫及。

       我特么当时应该表白的吧!应该求婚吧!说我想要变得更帅地跟你在一起啊!你能作我也陪你啊愿意为你改变啊!说不定现在娃都有了!

       然而并不会有什么西瓜籽。

 

       几天后,当陈秋实躺在蔡照的肚子,嗯……现在差不多应该基本勉强可以称为初具规模的腹肌上看电视的时候,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三月不减肥,四月徒伤悲。两个人都要减,一起减。

       陈秋实放下电话,捏了捏蔡照慢慢硬起来的大臂,戳了戳自己慢慢凸起来的小肚子。

       所以说,出其不意才是生活:P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