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少女-

lofter更文+吐槽,相当低产。微博@空有一腔矫情,傻白甜小透明欢迎勾搭(=゚ω゚)ノ

【照实】喉结,拥抱,旅行的意义

       我们假戏真做吧。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蔡照和陈秋实是两个名副其实的窥屏boy,不过分工不同,蔡照是挑搜索页的精选,或者评论里的热门浏览一下,陈秋实则是什么都看,各种脑洞照单全收。

       他斜靠在沙发上玩手机,突然朝蔡照的大腿用力一拍,“凭什么你丫总是Alpha?”

       蔡照呲了呲牙,大手朝着那个浅色的脑袋伸过去使劲揉了揉,“你说你为什么梦见吃东西老想吐,就不能看点儿正常向的?”

       “哎我跟你说,我刚才发现一个写得不错,我在里面是一个……”“瓜农。”

       然后蔡照大腿的同一部位再次惨遭毒手。“我要是瓜农你是啥?”

       “小贩。你种瓜来我卖瓜。”

       一个人修片一个人窥屏,偶尔拌拌嘴,更多的时候是什么也不说,就这样一个又一个下午。蔡照说过,最好的时光就是有个人和你在一起,你们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用说,他配着你,他懂你,这样的时光比任何形式上的热闹来得更心旷神怡。

       桌上一杯西瓜汁,旁边一只西瓜精,不知道现在这样是否让他满意。

       晚饭以后两个人关了灯,坐在沙发上看碟片。

      《两小无猜》。

       蔡照记得他以前看过一句影评,“他们除了互诉爱意,什么都敢为对方做。”他觉得说的对又不对。他还记得朱利安在公交车后追赶的样子。他一边狂奔,一边大喊着je taime,周围人驻足,可只要苏菲听不到,他就不会回头。

       不是不敢,而是无用。这两小无猜的代价太大。若奋不顾身,便只能在混凝土搭建的地下城堡里相亲相爱;若止步不前,则夜深忽梦少年事,才觉故人早已走远。

       蔡照觉得他现在能和陈秋实过着最普通也是他最喜欢的生活真是太好了。世间便纵有千般万般求不得,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然后他转头看向身边那个人,满脸的泪水吓了他一跳。

       看上去喜欢伤春悲秋的人是蔡照,可事实上,容易被感动的人是陈秋实。他在蔡照面前从不掩饰,但也是第一次在屏幕前哭得如此压抑。

       蔡照一下子就慌了。他抽了张纸巾擦着陈秋实的脸,他一边擦那个人一边哭,最后只好揽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儿,就是场电影。你也知道法国人总是……”“过去点,”陈秋实鼻音浓重地打断他,“还没玩完呢,你挡着电视了。”

       蔡照只好将剩下的话咽回去了。合着他这是担心早了?不过拍着陈秋实脊背的大手还是没有停下就对了。

       随着《玫瑰人生》,电影也进入尾声。陈秋实侧过身扑到蔡照的怀里,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了他今天新换的polo衫上。蔡照还来不及为衣服心疼,被浸湿的前身就夺去了他的注意力。

       他亲了亲陈秋实的发旋,继续抱着他。

       蔡照其实很稀罕陈秋实哭的样子。为此他在家里准备了很多或虐心或暖心的催泪向电影。曾有一次他的哥们儿来玩儿,还问他,“照儿,你口味什么时候变了?”他笑笑说这是幸福生活的保障。蔡照曾经问陈秋实要不要一起看《忠犬八公的故事》,结果陈秋实抱着天天,一人一狗用同样的表情看着他。B计划,卒。

       陈秋实皮肤本身就白,哭的时候眼眶和鼻子都红红的,当真是只小白兔。

       蔡照喜欢把人哄好后拍张照,照片的主角是哭花了脸的陈秋实。每次都来,乐此不疲。陈秋实嘴上说着“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也都老老实实让他拍。

       对着爱人的示弱从来都只是撒娇,而不是怯懦。

 

       蔡照拍过很多很多的的陈秋实。他是他的男主角。

       以前他在修这些片子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地注意陈秋实的喉结。

       青年身材瘦而不弱,皮肤白而不娘。他的脖颈细而白,喉结小巧精致又明显。他喝西瓜汁或者抽烟的时候随着动作上下滚动,看得人心痒痒。在照片里也是恰到好处得好看。不过蔡照最喜欢的还是他仰起头对着自己说话的时候,脖颈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我说你把头低一点儿成不成?跟你讲话真费劲。”总是免不了被抱怨。

       “因为我高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大海啊全是水,蔡照儿全是腿。”

       “是是,脖子以下都是腿,吓死你丫。”

       请把这种情况统称为“情趣”。

       陈秋实没有蔡照那么专业,但是他的手机里也有很多两人的合照。不过他并不是很喜欢,在他发现他已经get到蔡照同款自拍表情以后,那些表情大同小异。他更愿意看拍摄花絮,两个人一起参加过的节目或者访谈,或者可以概括为“别人镜头里的蔡照”。

       “这也是职业病?”陈秋实拿着自己的手机给他看。

       “你观察这么细致?看你如此上心我哪天拍一套表情包给你好了。”蔡照将他的手机夺过来一张一张翻着里面的照片。

       “行啊。你拍了我立马放网上共享。”抢回去。

       “我说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我那可是打算专门拍给你的。”

       “就这样,看不惯拉倒。”

       之后两个人一起出去旅行,蔡照教他用自己的相机。那次旅行他用蔡照的相机拍了很多很多蔡照。返程的时候他坐在火车上翻那些相片,有摆拍有抓拍有偷拍,拍照的人很好,照片里的人也很好,屏幕里的表情很好姿势很好,都是只有陈秋实才能看到的蔡照。

       不过陈秋实还是会翻看“别人镜头里的蔡照”。总有一些镜头自己捕捉不到。

       他觉得蔡照也是一个神奇的人。不是每个男生都适合留长发的,可是这个人不管是高高的马尾还是垂着的麻花辫,都不会觉得有任何违和,甚至可以说为外貌加了分。同样不是每个男生都适合酒窝。酒窝固有的甜美属性和这个190+的大男人没有任何关系,可放在他脸上就是让人觉得好看。

       陈秋实喜欢蔡照对着自己抿嘴笑时露出的酒窝。这是他在别人的镜头里发现的。他独爱抿嘴笑。这更像是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

       蔡照看着陈秋实,然后他忍不住就笑了。

       或许是他抿嘴时的酒窝实在迷人,又或者是这个事情本身让他感觉不赖。陈秋实觉得,这些瞬间都好极了。

       “嘛呢?”蔡照拿着一堆零食坐在他旁边。火车上的饭实在不和口味,比起泡面陈秋实更加偏爱零食,他们俩的背包装着不少吃的。“你怎么还看这些啊?是不是我太帅了你怎么都看不够?”话音落了还自恋地甩了甩刘海。

       “少来啊,我可是在截图表情包。”陈秋实从他手里接过芒果干,但是手机里的画面并没有停下。

       “不是,我说你怎么还惦记着这茬儿啊。”

       “当然,我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么?某人不守信用,我只能自己来。哎,苦命的人啊,你说我……”“打住打住。”蔡照往他的嘴里又塞了一块锅巴,“闲得慌想黑我就直说,何必呢。”

        “有什么关系。”陈秋实的嘴巴里塞得满满的,鼓鼓的腮帮子配着一头黄毛,显得他像只松鼠。“反正还早着呢。”

 

       还早着呢。

       这个小长假,他们不慌不忙地随着列车穿行在各个城市之间。之所以选择动车,完全是因为蔡老师本人的喜好问题。若说原因他可以给你讲上半个小时,无非是“动车的好处就是能仔细体途径的地方,在自己想要的地方下车,不执着于重点,之遵从自己的心意。”又或者“人生也是这样,沿途的经历才是年老了值得回首的部分。”

       陈秋实默默打断,不就是装哔~~~嘛,我也会。

       “那咱俩商量个时间分开呗,年轻时留下点遗憾老了更值得回味。”他提议。

       “NONONO。”蔡老师一票否决,“唯春色与美人不可辜负。”然后他帮身边的人又开了一瓶西瓜味芬达。陈秋实的人生是喝东西不用自己拿的人生。

       你靠在我的肩膀上,在这一片春色里。你埋在我怀里,一头金发是我唯一的阳光。

       同样是坐火车,返程绝对没有奔赴目的地来得有趣。当时的满心期待,如今只剩下满身疲惫,纵使旅途再值得回味。

       白天休息多了的陈秋实把身上的毯子用力往床铺上一甩,脸上写满了“我睡不着我很烦”几个字。

       蔡照好笑地看着他,“祖宗你又怎么啦?”

       “我要听《南山南》。”

       蔡照一把将陈秋实按回床上,“听什么听,睡觉去!”

       “你跟谁嚷嚷呢!”一双眼睛直直瞪着他。

       蔡照见状,又把他从床上扶起来,用毯子给人裹好了以后抱在怀里。“不能总听《南山南》,听多了以后就不爱听了。我给你换一首?”

       陈秋实靠在他身上懒懒地看他一眼,女王样十足地开了口,“唱。”

       蔡照清了清嗓子,“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拒绝晚安曲。”

       被嫌弃了只好摸摸鼻子从头再来。

       初春的晚风还凉得有些渗人,陈秋实窝在蔡照怀里,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两个人裹着同一条毯子,耳边听他低低地唱。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我品尝了夜的巴黎,我踏过下雪的北京,我熟记书本里每一句你最爱的真理。对你诉说我爱你的原因,对你诉说我欣赏你每一种表情,对你诉说,在初次见面我就对你动心,这都是旅行的意义。”

       蔡照,一个情话满分的boy。

       车轮的隆隆声在寂静的夜里更加突显,蔡照的清唱断断续续,可陈秋实还是睡着了。

 

       他们二人平日里情话说得倒也不算少。多数情况下都是蔡照在说,又或者是陈秋实实在是段数不够,调戏不成反被调戏。蔡照说这是因为他会疼人,陈秋实说这是蔡照心里有愧。

       当初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就在一起了。都不是柔软的少女,也不在乎所为形式,顺其自然水到渠成。陈秋实觉得这是蔡照补给自己的,顺带撩他,后者才是目的。蔡照则表示,“生活不能只有柴米油盐,还要唱情歌,说情话。”

       蔡照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摄影人,但是他并不情圣,也不水性杨花。之所以这么不吝啬情话,可能是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敲~可爱的人吧。

       蔡照喜欢陈秋实无意识对自己撒娇的模样。陈秋实或许从来不知道他对着自己说想听《南山南》时候的表情多么像一个讨要糖果的小孩子,理直气壮到确信大人会买给他。蔡照还喜欢他被自己捋刘海或者是摸头发的样子,看上去乖乖的,眼睛直直看着他。

       俗话说得好,男孩子闭上眼睛就是要你吻他。蔡照实力证明。

       既然心里溢满了爱意,为什么要吝啬表达呢?

       回到家里的两个人叫了外卖。实在没有力气做饭的蔡照答应陈秋实,假期的最后一天一定补一顿好的给他,亲自制作的饭里才会充满爱意啊。

       洗了澡以后两个人躺在床上,蔡照照例蹭了蹭陈秋实的脖子,然后道了声晚安。看着他好看的喉结在自己眼前,忍不住又凑上去啃了一口。然后意料之外地没有被嫌弃。

       盖个戳。

 

 

       在这个漫长假期的最后一天,蔡照如约准备了一份晚餐。两个人一大早就去了超市,太复杂的不会做,所以买的都是一些常见的菜。不过也无伤大雅,家常菜归于朴实无华,一间屋子里要有两个人才能组成一个家。

       陈小师傅负责给蔡大师傅打下手。他正在切胡萝卜,突然感觉被人从身后抱住了。“别捣乱,我这儿正忙着呢。”他拍拍腰间的手臂,示意身后的人放开。

       蔡照头抵在他肩膀上好笑地说,“是谁在捣乱?你说说就这么一会儿,你偷吃了多少了?一会儿你都吃完了,咱就不用做了。”

       陈秋实不接他的茬儿,“放手放手,我要干活。”

       “你不是最喜欢拥抱吗?哪儿找我这么体贴的人。”“少来,你丫就是想揩油。”

       陈秋实突然想起了这次漫长假期里,旅行的意义。

       有什么可以让一对同性爱人决心分开?

       爱情被平淡的生活稀释,与他在一起的欢愉不敌外在的内在的压力也社会的偏见。爱情越是压抑越是疯狂,越是平静越是无趣。情还在,爱淡了。

       为什么初春时节的两个人会有这么长的假期,为什么他在火车上不愿意唱《南山南》,为什么蔡照会答应在假期的最后一天给自己一顿晚餐。

       陈秋实想到了那部电影的结局。当时的蔡照还抱着他说那都是骗人的。

       他们把话说开的那天,北京的天气难得得好。他对着蔡照说了再见,却不想走,哭红了双眼。*

       再不甘心,也不能否认两个人之间的那道鸿沟。

       那之后一个星期,他接到蔡照的电话,说他已经安排好了,问自己愿不愿意跟他去旅行。然后陈秋实二话不说就请了假。

       就当是纪念吧,陈秋实看着蔡照忙碌的背影想。

       餐桌上的饭菜还是熟悉的味道,可陈秋实吃的却比以前都少。

       “怎么不吃了?”蔡照停下来看着他道,“让你丫刚才嘴馋,现在不饿了吧。等着我给你乘碗汤去。”

       “蔡照。”陈秋实叫住他,“我一会儿就要走了。”

       蔡照只是停了一下,接着他去厨房端出一碗罗宋汤,摆在陈秋实面前,“萝卜番茄和西芹我都切得挺大,牛肉这次也小了不少。你尝尝。”蔡照夹起一小块肉,吹凉以后喂给对面那个还愣着的人。

       “陈秋实,我试过了。我离不开你,那我就没打算放弃你。”他摸了摸西瓜头,“快吃吧。”

       第二天陈秋实见到了王青和冯建宇。那两个人笑他,“消失了这么久还知道回来,哪儿野去了?”

       陈秋实笑得欠揍,“我探索出了一套全新的方针,解决了革命道路上一大难题。”

       有什么可以让陈秋实和蔡照决心分开?

       或许很多时候自以为的爱淡了,不过是严重一些的“心情坏因为你不在。”*

 

       蔡照最近约了一个片子,主题是夕阳,所以这天他回到家的时候又是深夜了。

       一如既往,他转动门锁轻轻一拉,客厅的暖光顺着门缝漏出来。他看到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一只西瓜精抱着半个西瓜一边吃一边看电视。

       卧室里一张大床,蔡照占了一半修片,陈秋实占了一半打lol。他的队友都下线了蔡照还没有收工,他只好靠蔡照的腿上听歌。

       蔡照不知道陈秋实时什么时候抵不住困意睡去的。真是的。蔡照摇了摇头,拉过被子给他盖在身上。暖气你烧得再好,也会害怕他感冒。“睡着了还要插着耳机。”他去摸陈秋实的手机,看到他正在听的专辑列表叫“晚安曲”。再点开,里面满满的都是蔡照。

       陈秋实的头靠在蔡照的大腿上,喉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滚动。

       他合上了电脑,订好了闹钟。工可以明天起个大早再赶,现在他只想抱着这个大西瓜美美得睡一觉,最好梦里也能见到。

       蔡照看着陈秋实,然后他忍不住就笑了。

       年轻时的风景都还没看透,怎么知道不会陪你看细水长流?

 

 

注:1.原句来自公子欢喜《纨绔》。

2.原句“对着我说了再见,却不想走,哭红了双眼。”来自Mario《樱花雨》。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