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少女-

lofter更文+吐槽,相当低产。微博@空有一腔矫情,傻白甜小透明欢迎勾搭(=゚ω゚)ノ

跟风写作文

●盗笔邪注意
●角色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高考作文paro【。

        老子的志愿一直是当一个腰缠万贯的小市民,至少在第一次进云顶天宫,目睹闷油瓶子走进青铜门之前,我的志愿还是这个。

        而直到今天,总算实现了一大半。我现在也算个老板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闷油瓶现在就在我斜对面坐着,剥我今早买来的荔枝吃。

        他的一张脸宝刀未老,我跟他认识这么久还没见过哪个姑娘不买他帐的,他那双手也生的好看,骨节分明匀称修长,肤色又偏白,低着头专注地剥好一个白白胖胖的荔枝,用奇长的两根手指拈起来放进嘴里的样子,真他娘的秀色可餐。

        咳咳,人常道保暖思淫欲,我这还没吃饭呢就惦记上了。甩了甩脑袋,我拿出手机一连上网,就收到了铺天盖地的关于高考的推送。

        距离我高考也过了差不多二十年了,这些年更是告别普通小市民生活,现在看着也挺新鲜。我点开微博热门里那个“高考作文”,看看今年老师们又作什么妖了。

        全国一卷这个挺逗,我突然想到闷油瓶应该算是东北的,要是放到闷油瓶身上估计就是“一带一路——下斗时不离手的刀和走过的汪藏海的套路”,“中华美食——那些年我吃过的不同口味的压缩饼干和挂面”,“高铁——天花板和吴邪胖子锄过的大D”。想着想着我就笑出来了,瞄了一眼闷油瓶,那大爷还是坐在那儿安静吃荔枝,大概根本就是懒得鸟我。

        接着往下,一看到全国二卷的题目我整个人精神了一下。君子自强不息,这说的就是小爷我,闷油瓶一次次不搭理我我还一次次跑过去跟着人家。自是花中第一流,这说的也是小爷我,小爷即使秃了也是最帅的秃子!敢说敢做敢当,我突然想起了刚才自己心里那些小九九,心说要不一会儿就把闷油瓶直接办了吧反正他现在是我男人有啥大不了的。

        全国三卷这个题目我一看就抑制不住内心吐槽的冲动。我看高考,我看高考其实也就那样了,小爷当年上的还是浙大呢,出来照样给人骗得跟孙子一样,大学里学的建筑,毕业还不是开了个古董店,开到一半就跑去下斗了。人生这玩意儿跟锄大D也差不多,不是你拿到一手好牌最后一定就能赢。不过我估计这话胖子要是听了肯定不乐意。用他的话说,我是咱倒斗届的高材生,盗墓学博士,又过了十年现在已经是盗墓学院士了,他没事儿还能拿出去和别人吹吹牛逼,看咱兄弟多厉害。就像当年闷油瓶两指抽出砖头以后胖子得瑟得跟抽出砖头的是他自己一样。想起来我也挺久没见他了,过会儿打个电话扯会儿淡吧。

        上海的题目出得很短,预测。小爷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下斗,更没想过有天自己会完完全全栽倒一个男人手里。我翻了个白眼,下一个下一个。

        天津的题目是“重读长辈这部书”,我心说这本书我读了十多年,一个系列九本书,到现在也不敢说自己读懂了多少。不过别家的长辈应该大都是从校园纯爱小说变成家庭伦理小说,到我这里简直就是悬疑推理枪战阴谋,可能还有玄幻,毕竟我身边就坐着一个挑战现代世界观的男人。说起来这家伙按年龄也算是我的长辈了,这本书真是我读得最吃力的一本。

        浙江的题目也是书,有字之书我自认读得不算少,无字之书这十年读得也够多了,至于心灵之书,我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胖子那声“天真”。早些年别人如果跟我说善良是件好事,我一定会骂回去,拧松了闷油瓶的瓶盖窥探到了一些他的事情后,看着他我第一次发自内心觉得,善良是件好事。

        看到江苏卷这个题目我是真的挺有感触的。想当年我自己一个人凑合过日子,开个小金杯也不觉得有啥,现在多了个闷油瓶,我就特喜欢那种舒适实用的居家车型,最好宽敞点,小花胖子他们都能坐进来。虽然我觉得屁股底下坐的是什么那大爷根本不在意,我家也不是那种纯良小市民,但我也想让他稍微体验体验普通人的生活。要不过两天就去吧,敢说敢做。

        山东的题目是个书店,今年真的是和书杠上了,我要不改行开书店当作家算了,我也24小时营业名利双收。再把我这些年下斗的经历整理整理写部小说,然后拉小花入股,凭我俩的本事,每年卖出的书连起来绕地球一圈也只能是我俩的一个小目标。

        惦记着给胖子打电话的事儿,我也就不想再刷了,都退出微博了才想起来北京的题是啥我还不知道,再次点进去看到题目我就笑了。纽带,这个题目我看着最舒服。那个当初说他的事情和我没关系的男人,让小爷我跑了大半个中国都没追回来的男人,现在就好好地坐在我的边上。我想我们之间也是有一条纽带紧紧联系在一起。他在也不是一个人。

        想到这儿我没忍住叫了一声“小哥”,抬眼去看他才发现他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碗,闷油瓶正把一个个剥好的荔枝放进碗里。小爷刚才吐槽得是有多投入连他去拿了个碗我都没发现。

        见我叫了他以后就没动静了,闷油瓶把那个碗往我眼前推了推,我更纳闷了,这人是等着我表扬他剥得真干净然后奖他一朵大红花?

        “小哥你怎么不吃了?”

        结果闷油瓶比我还纳闷,“你不是想吃?”

        合着闷油瓶一直知道我偷偷瞄了他好几眼,而他是真的懒得鸟我。不过难道他以为我是想吃荔枝了不好意思跟他抢,才拿了个碗过来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给我剥,剥完把碗往前一推也不说话。

        我也不客气,那了一个就往嘴里扔,甜,真甜,下次还去他家买。

        闷油瓶又去和天花板交流感情了,有时候我真觉得他和天花板才是原配,而我是个无耻的小三。不过他坐在小爷的太师椅上发呆总好过在别的地方发呆。这个退休了的看门大爷,迷失在过去的走失老人,现在终于回来了。

PS:写的时候刚好随机播放到了张学友的《一路上有你》,我觉得还挺搭www

评论(2)

热度(10)